启体是不是属于瘦金体?

启功先生曾经在谈到自己的字的时候,这样自述:我写过一首诗,收在了前几年出的《论书绝句》里,第四首“先摹赵董后欧阳,晚爱诚悬竞体芳。偶作擘窠钉壁看,旁人多说似成王。”诗后边我作了阐明:我六岁入家塾,最早学的是《九成官醴泉铭》,蒙着帖照着写。十一岁见到颜真卿的《多宝塔碑》,略识其笔趣,但那时对笔法懂得还很浮浅,谈不上学书。二十多岁时得到赵书《胆巴碑》,特殊爱好,学了一段时光,人说我的字像英煦斋。当时我学画,画画得还可以,题款字难看。于是学董其昌,得写字行气,但骨力不行。后来得到罗振玉藏《宋拓九成宫碑》精印本,不知是宋人重刻的,见它清润肥厚,以为不啻墨迹,于是逐字以蜡纸勾拓而影摹之。

而瘦金体的特色则是瘦金书运笔飘忽快捷,笔迹瘦劲,至瘦而不失其肉,转折处可显明见到藏锋,露锋等运转提顿痕迹,是一种作风相当奇特的字体。此书体以形象论,本应为“瘦筋体”。以“金”易“筋”。

宋徽宗的书法笔画瘦硬,初习黄庭坚,后又学褚遂良和薛稷、薛曜兄弟,并杂糅各家,取众人所长且独出己意,最终发明出别具一格的“瘦金书”体,影响颇大。宋代书法以韵趣见长,赵佶的瘦金书即体现出类同的时期审美趣味,所谓“天骨遒美,逸趣霭然”;又具有强烈的个性颜色,所谓“如屈铁断金”。这种书体,在前人的书法作品中,未曾呈现过。褚遂良的瘦笔,只是小部分雷同,大部分则不一样。与唐朝薛曜的字相比,可以说是最接近的。也许赵佶是从薛曜的《石淙诗》变格而来的,但他的发明显然比薛曜成熟得多。这是一种非常成熟的书体,赵佶已把它的艺术个性施展得淋漓尽致。这种瘦挺爽利、侧锋如兰竹的书体,是须要极高的书法功力和涵养,以及神闲气定的心情来完成的。

“瘦金书”正与其工笔花鸟画的用笔方式契合,细瘦如筋的长笔画,在首尾处加重提按顿挫,再取黄庭坚中宫紧结四面伸展的构造之法,颇有瘦劲奇崛之妙。这种瘦筋的字正合适题在他的工笔画上,与画笔相呼应。

由此可见,启功和宋徽宗学习书法的门路是不一样的,启体儒雅,就像儒家;瘦金体漫妙,就像道家。两种字体两般境界。

那为什么今人会说启体也是瘦金体呢?

我感到重要是今人的心理在作怪,瘦金体历经千年,在现代社会逐渐被青少年认识,但是由于历史原因,再加上这种字体是皇帝书写,极少有人习之,还是有许多人对于这种字体抱有很大的成见,以此贬低瘦金体,而许多酷爱瘦金体的人拉上这些大家,目标是急于为瘦金体正名。

那瘦金体正是邪体吗?答案当然不是,瘦金体不仅美,而且美不可言,我们要用客观的眼光来对待瘦金体,虽然宋徽宗在政治不得意,但毫不影响他成为一个巨大的艺术天才,更是一个巨大的书法家!

酷爱瘦金体就从自己心坎中去酷爱,时光毕竟会证明。

所以,说启体也是瘦金体是我们想多了,但不消除启功有参考过瘦金体,从中吸取养分。当然,这只是在下的个人见解,盼望大家懂得,纵然有人以为启体也是瘦金体,在下不认同这种见解,但是还是尊敬别人的见解的,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