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汉字简化作下的孽,全都成了语文书里令人费解的知识点

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记得当年语文试卷上那些匪夷所思的读音选择题。

下列各组加粗字读音雷同的一组是:

A. 活 主线 燥;

B. 财 头 千钧一 人沉思;

C. 力;

D. 硕果累累 危如人;

虽说只是简简略单的读音题,靠题海战术和逝世记硬背完整能保住这几分。

但每每遇上,总会摸不着脑筋,找不着规律。

唯有填报一个理工科志愿才干解脱语文的“折磨”

翻看答案,编题者大多也只会用字义来区分,遇上同义不同音的奇葩,就只能用一个略字来应付了事。

就算你找到老师想要追求一个完备合理的说明,他也只会告知你“记住就好了”。

那是因为不少教导者与被教导者一样,都对我们语言的发展知之甚少。

造成现代汉语读音割裂不合理现状的最重要因素,是建国初期制订普通话尺度时的凌乱。

使得后人时刻咬文嚼字的同时,却还分不清咀嚼与咬文嚼字中的嚼字为什么发音不同。

嚼,其义单一,却有三种读音jiáo、jué 、jiào,前二者以口语书面语区分,但味同嚼蜡、咬文嚼字却被归为口语发音jiáo差别于咀嚼等词,莫名其妙。

图:《咬文嚼字》创刊号封面的拼音引发了宏大争议,随即更改

除开普通话读音先天的凌乱,造成现代汉语一字多音泛滥的还另有原因。

正是建国后那场声势浩大的汉字简化活动。

70多年前,世界正阅历着一场巨变。

中国国民的老朋友蒙古在脱离中华民国后投靠了苏联老大哥。

在老大哥的鼓动下,外蒙古试图将传统回鹘文字全面西里尔字母化。

虽然反对的声音很剧烈,但始终敌不过斯大林主义的红色可怕。

俄语的西里尔字母替代了底本蒙古语的拉丁化计划。

图:回鹘文字竖向浏览,为了便利在马背上书写

而不久后新成立的中华国民共和国同样也阅历了相似的风潮。

建国之初,文字的改造就是重中之重。

当时受到苏联文字拉丁化活动的影响,汉字拉丁化的呼声很高。

最高引导人亦有唆使,以为文字改造要走世界文字共同的拼音方向。

不过,实现汉字拼音化不是一步登天的事,在此之前必需简化汉字。

图:拉丁化课本

1952年,文字改造委员会成立,汉字的改造方向被确立下来。

委员会以为,拼音化是汉字改造的最终目的,在现阶段应先对汉字进行简化以适应该前的急切请求。

换言之,汉字简化在当时只是作为权宜之计,其必定是成本小适应性高的。

因此,汉字简化的计划并没能足够的规范化。

同一年,委员会就拟出了第一稿简化草案,收录简体字700个。

但引导人表现700个不够,简化工作除了将重点放在减少笔画上,还应当减少汉字数量,尽量用一个字取代好几个字。

同时,出于他对草书书法的爱好,还建议多从草体中找简化规律。

就是这简略的唆使,直接导致简化字打乱了本来汉字底本的系统。

为了进步简化的效力,在后来颁布的《汉字简化第一表》中,收录了大批在民间传播已久的简俗字。

其中就包含有数量不少为了寻求书写连贯不斟酌字形构造的行书草书写法。

直接的成果就是同样的偏旁,在不同的字中写法迥异,难寻规律。

最为典范的就是“昜”,楊字被简化为杨,陽字又被简化为阳,而傷字却被简化为伤。

同样怪异的还有“襄”,釀字简化为酿,讓却简化成了让,然而壤又未做任何简化。

底本能够举一反三的同源字,却因为简化而成为了新的知识点。

第一表的简化字的确下降了书写门槛,但却又大大增添了学习难度。

图:左起,伤(晋,王羲之),杨(明,文徵明),阳(明,徐渭)

回想自己学习汉字的那段阅历,谁没猜忌过卢炉庐之间写法的奥妙关系呢?

实际上你若是知道他们的繁体写法,盧爐廬确定不会留在你的记忆当中。

虽然在第二表中,遵守汉字底本的规律重新规定了偏旁的统一简写方式。

但第一表中推广开来的简体字已无力改正,只能将错就错。

这才给你的小学初中发明了大批的文字知识点。

而简化法案中的“同音取代方式”则带来了大批高中教学中奇异的知识点。

同音取代指的是将同音(但时常不同调)但不同义的两个或几个字简化为一个字,取其中写法最简的字取代。

以此缩减常用字的数量,下降文盲识字的学习成本。

想法很美妙,但却带来了新的凌乱。

像是醜丑不分这样的,顶多是给戏剧角色造成不太正面的影响,总体无伤大雅。

可若是将三个应用频率极高的三个字都简化成一个,那就不可避免地会产生混杂。

翻开新华字典,找到复字的释义,会发明这个简略的字至少拥有5种说明。

原因很简略,因为复字是一个三合一的神奇存在。

当年,復、複、覆三个字都被简化作复字,导致意义指向不明。

大众分不清“复国”毕竟是復兴国度还是推翻国度。

最终,《简化字总表》强行规定,答覆、反覆简化作复,唯独笼罩、推翻仍保存繁体,毫无道理。

颇有前文读音辨别选择题答案解析的风范。

图:复旦大学,源自《尚书大传 虞夏传》中“日月光华,旦复旦兮”的名句

同音取代法当然也让后人闹出了不少的笑话。

2008年,有海外《侨报》刊文《干隆生母享尽孝子福》贻笑慷慨。

在简体中文中,乾燥的乾与幹活的幹都被简化为干,偏偏乾还作为八卦中代表天的卦象存在。

报纸的编纂也许图便利,之间用软件进行简繁转换,加上自己不理解简体字,才闹出了大笑话。

要说这样简化有什么利益吧,倒也有,绕不开《干了112天终于湿了》这样的天才脸红体题目。

同音取代可以说是违反了汉字千年来的发展规律。

作为仅存的表意文字,汉字最大的优势就是在书面表达上的精准性。

在东亚大汉字文化圈中,任其文字如何改造变更,都无法替代汉字的正确性。

韩国放弃汉字后不到10年,恢复汉字的呼声愈发高涨,而日本永远坚定地保存数量众多的常用汉字。

历史上,为了进一步进步汉字表意的正确性,一直都在添加表意偏旁造新字。

建国后的文字改造弊病众多,也招来了相当数量的批评者。

万幸,新中国的引导人在晚年意识到了不妥,并没有持续推行汉字拼音化,而是将拼音作为帮助性的标注。

若是拼音化改造完成,那中国广袤的土地上将会呈现众多口音的拼音写法。

从秦始皇起就统一了的文字将毁于一旦,甚至在未来因为文化的割裂导致国度的决裂。

图:拉丁化的《民众报》,你读的懂吗?

近来,社会上不少反对简体字的大众同时也积极呼吁恢复繁体字。

甚至大肆批评简体字为糟粕,每每上纲上线提及政治,还认繁体字为正统。

回看历史,简繁之争还真的离不开政治。

只不过与世人的常识相违反,大陆与台湾间“政治不准确”的反而是倡导繁体的蒋介石。

从甲骨文极度形象的字形到近代日渐抽象扁平的方块字。

汉字在寻求数量上繁化的同时,也从未结束在字形上的简化。

每当历史过程呈现重大的转折,汉字也同样阅历着改变。

1935年,中华民国就颁布了《第一批简体字表》,一共收录了324个民间传播的简体字。

后来这些字也被收录在新中国的汉字简化计划当中。

简化汉字并不是新中国的特点,汉字拼音化同样也不是。

瞿秋白与吴玉章等留苏学者早在1929年就出版了《中国拉丁化字母》计划。

但当时的中国还没有认苏联这个老大哥,如此超前的计划自然难以推行。

图:《第一批简体字表》中多数字沿用至今

新中国成立后,信仰与大陆相异的蒋介石退守台湾。

但他在汉字简化问题上的见解却与老对手高度一致。

1952年,蒋介石重提汉字简化之事。

我们的汉字笔画太多,士兵教导艰苦,学生学习难度也太大。民国二十四年,我们在政治委员会上通过了一个汉字简化计划,因戴无仇(戴季陶)的剧烈反对而未施行,很遗憾。没有想到,只过十几年,他就不在了,我感到汉字还是应做适度的简化。

图:爱无心是挺繁派经常攻击的点,但蒋公的作品中同样爱无心

这一提议也得到了不少的赞成,甚至有语“总裁此举极其贤明,中国文字必需保留,但要保留中国文字,则必需简化它,使大众便于学习和应用”

但反对的声音也十分剧烈,反对派以为简化汉字是对民族文化的毁灭。

不过,《结合报》曾在简繁之争期间做过民意调查,成果有超过60%的参与者同意汉字简化。

就在台湾汉字简化遇阻的同时,大陆方面已经颁布了汉字简化的计划。

大陆抢先拿下简体字不免让这一问题政治化。

如果此时台湾也推行汉字简化,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是追随大陆,承认大陆举动的先进性。

为了突显两个政体之间的对峙,汉字简化的提议自然就搁浅了。

除此之外,还要大力倡导繁体字,改称正体字,强调文化上的宗源继承。

硬要唱反调的成果就是形成“一字两体”的局势,其后又出生了“一国两制”的政策。

汉字简化多年来备受争议,两派争执从未停歇。

但客观地说,新中国的汉字简化后果确切并不幻想,但简化方向却极其准确。

只有先把文字改革成最适用的交换工具,才干更好地坚持其茂盛的性命力。

尽管在诸多方面带来了难以解决的凌乱,但简体字单单在进步国民识字率这一点上就已功不可没,其意义更不可否认。

至于许多反对声音中提到的美感损失也并不是什么问题。

我们倡导推广简体字的同时,并没有废除禁用繁体字,它依旧在书法等范畴展现着千年来奇特的美。

只是千万不要以为应用繁体字就优人一等,因为装腔作势闹出的笑话也更胜人一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