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美国我们炒的东西叫做股票,不叫特朗普

笔者今年来一直看好通信、5G板块,昨天就有很多读者跑来问我:

这件事会不会对通信、5G等板块造成重创?

在此统一答复:

因为有很多人抱着相似的想法和恐慌,所以短期内可能是有的,但长期来看反而是个利好。

要搞明白这个道理,先来回溯一段往事——

新中国事怎么造出原子弹的

1946年8月6日,面对美国记者安娜·路易斯·斯特朗的采访,毛主席说出了传播于世的一句话“原子弹是美国反动派用来吓人的一只纸老虎,看样子恐怖,实际上并不恐怖。”

然而新中国成立以后,曾多次遭受到核大国赤裸裸的核敲诈。朝鲜战斗时代,美国就曾多次对中国进行过核要挟,不单是前线指挥官,如麦史阿瑟,就多次扬言,要对中国应用原子弹,进行外科手术式的打击;就连当时时任美国总统的杜鲁门也表现,会斟酌应用拥有的一切兵器来对付中国。

就在朝鲜战斗停战会谈期间,美国方面更是不断地放出“一旦会谈决裂就应用原子弹”的风声,甚至北京都在其投放范畴之内。现在我们从美国有关朝战已解密的文件中看到,在美国当时的几次军事打算中,的确都将原子弹的应用列入其中。

因此,原子弹的阴云一直覆盖在当时的中国上空,毛主席意识到,要反对核兵器,就得自己先拥有核兵器。

后来的事情一波三折。

先是苏联表面供给支援,但对核心技巧一直避而不谈。后来中苏关系全面恶化,把在中国进行核技巧支援的专家全体撤回。同年6月,苏联结束履行1957年10月15日签署的《国防新技巧协议》。

毛主席在此严格形势的压力下,审时度势,发出“只有一条路,自己动手,自力更生搞出原子弹”的口号。

他又指出:要下决心搞尖端技巧,赫鲁晓夫不给我们尖端技巧,极好,如果给了,这个帐是很难还的。并将此工程取名代号为“596”,其含义就是记住1959年6月苏联单方面结束对中国原子弹研制的支援。

1964年10月第一颗原子弹爆炸前夕,指挥部引导与科学家们合影,在第一排的包含郭永怀、彭桓武、王淦昌、朱光亚、邓稼先等。

接下来中国就在一穷二白的情形下,开端了独立研制核兵器,从那时开端世界列强就没有结束过对中国的打压。

1963年,美国卫星拍到中国原子弹建设的照片,从兰州开端,工厂、铁路一直延长到实验区,都非常明白。当时的美国一共筹备了四套打击计划:一是美苏两国合作,对中国核设施进行军事打击;二是美国进行军事打击,苏联不要管,由美国来轰炸;三是美国派遣特遣队;四是应用台湾的战机进行轰炸等等,都制有预案。

除了国际上的严格形势,还有内部的经济艰苦——

科研人员每天就餐后走出食堂都说还没吃饱,但一回到研讨室立刻开展工作,两个多小时后,肚子提出抗议了,有的人拿酱油冲一杯汤,有的人挖一勺黄色古巴糖,冲一杯糖水,还有的人拿出伊拉克蜜枣,含到嘴里。“加餐后”立刻又埋头科研工作,就这样保持到下班,在这里大家曾经有自我激励和互相激励,喝一杯酱油汤或糖水,应保持工作1小时以上,吃一粒伊拉克蜜枣,应保持工作一个半小时以上。我国的“两弹”元勋邓稼先,当时是院理论部主任,他的岳父全国人大副委员长许德珩有时声援他一点粮票,他拿这点粮票,作为嘉奖,谁的理论盘算又快又好,他就嘉奖谁几两粮票。在当时从事国度尖端技巧的人员,能得到几两粮票,真是喜出望外,是一种最高奖赏,今天人们是无法懂得的。但是,得不到粮票的还有不少人, 不时对他说:“老邓,我们饿……”邓稼先外出想措施买了几包饼干,每人分上两块。

就在这样艰难的环境中,在1964年10月16日下午3时,新疆罗布泊上空,中国第一次将原子核裂变的宏大火球和蘑菇云升上了戈壁荒凉,第一颗原子弹爆炸胜利;中国成为继美国、苏联、英国、法国之后,世界上第五个拥有核武装的国度。

中国第一颗原子弹试爆胜利

原子弹爆炸后,第一时光看到的能量是闪光,科学家把它叫做光辐射,有极强的亮度,但是它怎么能比得上从事我国原子弹事业的科技人员的心坎精力世界的闪光呢?

有兴致的朋友可以翻看这段非常巨大且值得歌唱的历史,那么它跟现今时局有什么关联呢?

很简略,老美打压我们的高科技范畴,那我们就不发展高科技了吗?

做梦,不仅不能不发展,反而更要大力发展!

让我们再回看一下上文的一段话“要下决心搞尖端技巧,赫鲁晓夫不给我们尖端技巧,极好,如果给了,这个帐是很难还的。”

五十年前的毛主席有这个觉醒,现今国渐富,民渐强的我们不更应当有吗?

前人将中国比方为一头沉睡的狮子,现在既然已经睡醒,下一步自然将震惊世界。

之前笔者的文章未来五年内最强的版块只能是它表明了立场:未来五年内最强的板块是手机。

其实不单单指手机,还连带了所有与手机挂钩的尖端产业,首当其冲的就是软件、芯片、人工智能、5G等等,这个观点不会因一时的风波而转变。

为什么在文章的开头,笔者会说美国打压中国通信行业不是多大一件事,甚至在长期来看还是个利好呢?

用脚趾头想都知道,目前在科技范畴中仍处于老大哥位置的美国自然不想看到中国后来居上,自然会来打压。

但还是那个道理,别人越打压,我们越要发展,中国制作2025十大范畴中第一个就是新一代信息产业技巧。

毛主席还说过一句话“我们只要有人,又有资源,什么奇迹都可以发明出来!”

反映到股市中,逻辑就更为简略了。

目前国内的芯片、5G、人工智能等等技巧都十分的不成熟,距离美国仍有很大的差距,这是我们的现状。

搞清了我们的现状,更要搞明白我们的目的在哪。

中国事一个泱泱大国,我们目的不能是一句空话,而是必需去实现的。

就拿一个5G来说,现状是5G在目前市场上的利用近似于0,但我们最终的目的是什么?

大力发展,将其普遍利用。

能不能到达这个目的?

当然能。如果连这个小小的目的都搞不定,我们就愧为炎黄子孙。

那么非常明白——

假设我们目前在一个范畴中的得分是10分,而目的是100分,那中间的90分就是必需要阅历的进程,也是发展的空间所在。

所以我说炒股抓大放小,找一个起点,即选择一个适合的点位建仓,或者分批建仓,再把终点定好,拿5G概念来说,最少要等到5G被普遍利用再卖出。

具体来说,比如现在持有5G股,那么到5G被普遍利用的那天,你感到手里的股票会到什么价钱?

如此去思考,现在的弱小不正是好事一桩吗?

很多散户的逻辑正好反其道而行之,在一个公司式微时疏忽它,而在其发展到巅峰时看好它。

并不是说这些公司不会再有更好的发展,而是他们完完整全疏忽了其他更具有发展潜力的小公司。

最典范的就是盯着市盈率炒股的砖家们,天天把那些按几下盘算器就能得出成果的东西翻来覆去的讲,把炒股变成了做小学三年级数学题,不可谓不幽默也。

同花顺今天发了一篇文章挺有意思——

这也是笔者很早很早就提出过的观点——

任何行业,任何趋势,在呈现拐点之前,大家还会盲目崇敬强者。

而自今年以来,拐点已经呈现,很多人却还在瞻前顾后。

当然这也是件好事,代表着市场上还有大批的资金未曾染指科技股,而这些资金在未来都有可能成为推波助澜的力气。

选10只上证50的个股,再选10只除次新股以外的科技股,从月线上看下他们分辨正处于五年中的什么地位,就清楚我在说什么了。

这跟我每每在失望中看好次新股的道理是一样的——当所有声音都已经不看好它们时,就代表在这个时刻,其股票中的内部资金已经被紧缩到了最低点,而对其有兴致的外部资金也处于最单薄的状况。

这个状况已经对应了目前的低股价,那么我们清楚一个道理——次新股不会跌到0,也从来没有过跌到0,也就是说不会逝世。

那么很显然,对于一个奄奄一息的人来说,哪怕一碗水,一盒饭,都是莫大的恩赐。

所以在那个次新股见底的时刻,去选择它们不是因为目前的态势很好,而恰恰是因为它们很差,差到无法再差,差到未来除了变好之外再没有第二条路可选的田地。

最后再做个比方吧:

去年年末的上证50,白马蓝筹就如同太阳,他们从一点曙光开端发迹,直到“如日中天”;而中小创、科技股则可以看作是明月星辰,它们没有“逝世”,只是因为日光太盛,所以无法呈现在人们的视野内。

在正午之时,几乎所有仰望太阳的神棍们都在说“太阳好巨大,它将一直耀眼下去,星月将永远被掩蔽。”这很正常,因为他们找不到星月在哪。

而任何一个清楚自然规律的人断然不会犯如此笨拙的过错,因为“水满则溢,日中则昃”,我们不可能期盼正午的太阳一直火热下去,那样它会吞噬掉全部大地,就如同笔者之前文章关于市盈率,最后再说这一次——当下市场的真正困境(一)中写到的,如果A股市值最高的26只企业股价再翻一倍,他们须要的资金是掏空全部市场都无法满足的。

认定了总会有皓月当空的时刻,那么贸易战就如同一阵飓风,最多是让等候的时光更加难熬一些,对于最后的成果又有几分影响呢?

我们炒的东西叫股票,不叫特朗普。

与其问各种新闻对“5G、生物制药、人工智能、信息技巧、国产芯片、软件”这些行业有什么影响,不如去思考另一个问题——

我们的目的是什么?

如果你的目的是把一个游戏买通关,难道会因为角色初始的弱小或是遇到的BOSS比你想象中强盛就轻易废弃吗?

也许你会,但中国不会。

关注我的微信大众平台:【非常杂谈】,获取不一样的股市资讯。

也可以关注我的知乎专栏:

非常论股

关于A股日内交易(T+0)的一切

小鹅通专栏:非常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