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字的甲骨文,是反曲弓上弦的意思,两只手用力使反曲弓张开上弦,把这种连续用力不松懈抽象为“争”,引申为角力争斗。古筝有弦,睁眼的睁

无论人在竞争,争斗,战斗中,肾上腺素分泌增多,你高度紧张,尽力的把持着你的身材和情感,此为一静,因为专注,世界对于你来说浮现出高度的细节,好像世界慢了静止了,这种感到就是静,此为二静。现代电影“蒙太奇”不是常用这种伎俩表示战斗杀害紧张时,时光的静止和迟缓。所以“专注争”就是静。而“争”字的本义是“张”即“上弓弦”。“紧张”一词的由来,因为紧张,所以你和世界都变的宁静了,此字造的非常妙。

“鉴”字源出何处呢?我们再看一下“盐、监和鉴”的古文字的演变,如图:

依据上图古文字的字形演变,可以得出“盐”字的的本意是咸卤水倒进盘子里,没有析出的盐水称为“卤”通过蒸发卤水析出的结晶是就是“盐”。段玉裁在说文注讲解“盐,卤也。天生曰卤。人生曰盐。”

“监盐”应出自同一事件,古文字“监”仅比“盐”少了一个“卤”字部件。监的本意应是,监察,检验、监制盐。

“鉴”字意思就出来了,即用于盛卤水,通过蒸发析出盐的盘子、器皿,以检验盐的品味和质量。由此引申出鉴定,鉴赏....等含义。

鉴和镜虽通用,但鉴比镜多了一层含义,镜子只有照映的含义,而鉴则多了一层自我审视,自我改正,的含义。中华文明关于生而为人的逻辑起点,源于“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吾日三省吾身........”是“自觉、自律,自我束缚”为个人道德修为的底层逻辑。所以古代文人士大夫赋予了“鉴”自我省身的含义。

其实我们都有生涯经验,正对着容器里的水照自己,只有很深的容器,遮住光源,容器内坚持黑暗,看不到容器里面的东西,才干照得外界亮处的气象。所以盘子比拟浅器皿容器是不能当镜子应用的,所以“鉴”字照人是一种意向,使其通假“镜”具有照映的功效。是人为的赋予。

在器皿的卤水中析出盐,须要对器皿加热,所以回到主题,所谓的“它盘”是“寮盘”。盘中的字是“寮”字的另一种写法“㝋”,所以盘子的命名应当是“㝋盘”。

我们看一下“尞”和“了”字的演变,如图:

尞同燎是燎的本字,从古文字字形上看是木,柴禾燃烧,火星四溅的象形,尞字的本义即燃烧的柴堆。所以尞的衍生字大多都和烟火有关。治療相当于艾灸,青面獠牙即纹面染黑齿,中国西南少数民族,日本以及东南亚印度南部民族的民俗,中国古籍中很多记录。老挝即寮国。现在的獠牙一词是后人的曲解,“獠牙”的本意是用碳以及植物染料把牙齿染黑,当然不是全染,犬齿不染,以至于张启齿的时候像猛兽,这对于生涯在东南亚原始森里里的人是一种安全维护。是对野生猛兽的一种恫吓,野兽相遇,龇牙咧嘴就是在展现犬牙,意思是你别惹我,我有利器。追其风气渊源大概如此。

晚上燃起一堆篝火,人们聚在一起大多时候是聊天,“聊”音源自“尞”,聊什么呢?聊“卯”,丁是丁卯是卯,“卯”的原始字形即女性生殖器官,衍生出“生”的含义,卯是生门,柳树的柳春天最早长出嫩叶,象征活力.....。看来千万年来,人类一直有此“恶俗”,不禁感叹,本性如此稳固。

明瞭、瞭解也做明了、懂得。瞭是尞的衍生字,“了瞭”同源,同义,字形不同。点亮柴火一周围的东西都看明白了,这就是明瞭。但是你到电影院看电影,只看一段你能看清楚吗?所以懂得事件的全进程才干明了。所以“了”比“瞭”多了一层意思。

“瞭”指对物的清楚,而“了”字则有双重含义,对事物的全进程清楚,所以“了”字还有停止的意思。那么“了”的字形是什么呢?烟雾围绕,烟雾围绕.....我想你已经清楚了。如图:

“了”字就是木柴、烛火、蜡烛燃烧熄灭的一瞬间,因为燃烧不充足留下的最后一股青烟。以此抽象为事件的停止和清楚。此字造的太奇妙了,这么一个常用的字,后人竟忘了他的源出,我想我的推测是对的,二千年的谜底终于解开了。

因此,这个西周的盘子,应当是“㝋盘”。应当就是“鉴”,检验盐卤的品德的器皿,盐在古代的战略和经济价值在此不做详细阐述,作为国度和社会最主要战略资源,古代贩卖私盐者一律逝世罪,由此可见其主要性,人类因为出汗,盐分的流失远远高于其他哺乳动物,尤其进入文明社会,渔猎时期人类尚可通过大批肉食弥补盐分,即使如此低盐症仍困扰着人类,更不要说进入农耕社会了,因此人类设立监管盐的官员可能比我们想象的要早得多,监察,同僚,等等这些词汇都源于上古对于盐业的管理。

小的时候看《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一直不清楚阿里巴巴的女仆通过客人不吃盐,猜忌客人心有鬼胎,后来才清楚阿拉伯和伊斯兰世界的文化习俗中,盐是纯粹圣物,吃了别人的盐就不能损害和做对不起赠盐人的事情。可以用盐来起誓和咒骂。俄罗斯一样有盐崇敬,向头上撒盐表现消灾和祝福,盐代表圣洁之物,面包和盐还成为国宾礼。盐崇敬是一种古老的崇敬,也存在于中国的少数民族习俗中。

我们就来说说“盐”字吧,盐是性命不可替代的必需品,盐一直随同着人类的成长,所以“盐”的发音应当非常古老,盐的发音源自是么呢?我们看两个字的演变,如图:

上图是“品”和“喦”。“品”字字形从甲骨文时代到现在基础上没变更。“喦”是岩石的“岩”最古老的字形,“喦”的字形为什么是“品”字和山的合写呢?我们可以想像一下,远古的时候生产力低下,内陆的人们还不会打井技巧,从深井中获取卤盐,人们只能采集从岩石中析出的岩盐,石盐。盐是不能大口大口的吃,大口往嘴里塞盐那是用刑,所以人们对岩石的最初认识,是从寻找岩盐,石盐,品尝石块中辨认岩石的。

因此“盐喦”同源,来自人类最初寻找含盐的石块。或许最初的“喦”就代表“盐”,后来盐的获取方法多元化,新造“盐”字,“喦”则代表岩石。

上图是野生山羊在舔食岩石上析出的盐,现在圈养的食草动物马、牛、羊也是通过舔食人造的盐砖来补食盐。如图:

我们再看一个字“㐁”(tian),这个字很有意思,舔字的初字,如图:

“㐁”还是“西卤”的异体字,以前的文章说过“西卤”字形同源,源自食盐商路源自中原西边,所以“西卤”字形同源,所以我们可以得知,无论是“舔”和“品”皆源自食盐。

“㐁“字也是“舑”的异体字,“舑”就是蚺蟒吐舌头,也是“席”的异体字,估量是借用蟒蛇的花纹和“西”的读音表现“席”。

我们看两段《左传》的历史记录:

《左氏春秋·成公·成公十五年》【经】......冬十有一月,叔孙侨如会晋士燮、齐高无咎、宋华元、卫孙林父、郑公子酉、邾人会吴于钟离。许迁于叶。【传】.......郑子罕侵楚,取新石。......许灵公畏逼于郑,请迁于楚。辛丑,楚公子申迁许于叶。

《左氏春秋·哀公·哀公十三年》【经】十有三年春,郑罕达帅师取宋师于喦。【传】十三年春,宋向魋救其师。郑子剩使徇曰:「得桓魋者有赏。」魋也逃归,遂取宋师于喦,获成讙、郜延。以六邑为虚。

叶县就是现在平顶山叶县,是“中国岩盐之都”,全国最大的岩盐,石盐产地。叶县叶姓始祖沈诸梁的封地,就是“叶公好龙”的那个叶公的封地。叶公本姓沈,由此看来叶公的叶来自于封地地名。

“ 叶”两种发音,(ye)(xie)而“喦”也是两个读音(yan)(xie),我们再看一下二者的字形,如图:

“喦”在作地名时读(xie),这个地名现在具体地位不知道,大概在郑宋之间。因此,我有理由信任二字通假,“喦”这个处所就是“叶”。春秋的“新石”在叶县稍南,我们再看叶县南的常村乡,夏李乡、保安镇发明了许多史前岩画和岩字号称“叶县天书”其中几个字可以显明的看出和“喦”字有传承关系,如图:

当然这个料想只能作为佐证、旁证,并不影响“盐喦”同源的论证。

岩石的岩既然能作为“盐”的发音起源,那么“石”是否也能作为“盐”的发音呢?究竟新石这个地名就在“中国盐都”叶县。我们知道“石”字有两种发音(shi)(dan)。我们再看一下中古、上古时“石(dan)”的发音,如图:

我们再看草原游牧民族和中亚西亚民族的食盐发音,如图:

以上是两种不同的标音体系,其实中西亚民族食盐的发音和中国中上古的发音从东到西有转音关系,这是偶然吗?阿拉伯古称“大食”和中西亚草原游牧民族盐的读音如此类似,是否因为把持盐矿和食盐的商路因此而突起得名呢?波斯“条支”是否就是因盐矿而命名,如图:

格什姆不知道是不是古波斯语tuzmat(条敦)的转音,tuz是盐,而mat,math则是波斯语琼浆汁液的意思。合起来就是“盐汁盐卤”。

帝国兴衰,多少典籍烟消于历史,我们只能通过只言片语窥视历史的一鳞半爪,盐作为古代的不可替代的生涯必须品,作为古代的通货,通过对古代盐路的懂得,让我们更加懂得民族的迁徙和形成的历史。

“言”与“喦”“盐”。食物可以替代,世界各地的食材均不同,但盐是性命的不可替代的必须品,所以盐的味道“咸”有皆、 都、 全,共同,感应....意思,取的就是盐味的通感,由此我们可以知道“言”字的发音源自“喦、盐”。如图:

由上图可以知道,古文字“辛” 和“心 ”作为部件通用,“言”字就是心声。这就是华夏先民几千年前关于“普世价值”的深入认识,并凝结于一字,“言”字的自身字形和其发音共同构筑了“言”的含义,那就是“人心通”所以“言”字的本义是通,文言即文通,语言即语通,这就是华夏先民对于语言文字的定义。

附;汉字字源和新说文“了”字的说明:

另附:汉字字源和新说文解字中的“了”字。

尽信书不如无书,言辞凿凿的轻言是对他人不负义务,轻信则是最自己的不负责。无论过去还是未来皆在摸索之中。